财富人物

刘明辉:咖啡种植园的“咖啡王子”

  他种出的“爱伲”,经世界顶级品控大师鉴定后得出结论,品质完全可以和大名鼎鼎的“蓝山”相媲美。他种植的咖啡不仅年产量占我国咖啡总产量的近50%,产品还畅销欧美。同乔布斯、比尔·盖茨并称美国三杰的星巴克老板郝华德·舒尔茨,坐着私人飞机到他的“雨林咖啡”种植园里考察后,立马决定同他合资办厂。他还雄心勃勃地要打造一个能叫板“雀巢”的中国咖啡品牌!他是谁?他的身上又有怎样的传奇故事呢?

  身体健壮结实,脸色黝黑,头戴牛仔帽。拥有6 家饭庄、2 个咖啡园、2 个咖啡加工厂,4 个牧场和一个大型屠宰厂的刘明辉来自云南景东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童年时期的他常在林木茂盛的无量山中,与小伙伴们把咖啡树上那些红彤彤的果子摘下来当零食吃,从此便与咖啡结下了不解之缘, 17岁考上华南热带农业大学热带作物加工专业,后被分配到省农垦总局工作,有幸通过了千里挑一的考试被派到德国更全面的学习咖啡知识。见识了西方商业运作的刘明辉,意识到其中蕴藏的巨大,决定放弃公务员生涯,追寻自己的咖啡梦想。

  经过几年的打拼,刘明辉的生意慢慢步入正轨,从最初自有可怜的2000元加上借来的2000元积蓄赚到了100万元,不仅在家乡开起了自己的少数民族风情餐厅,还在西双版纳州勐腊县这个偏僻的山沟,一举租下5000亩土地,招兵买马亲自种咖啡,不仅建立了自己的公司,还把生意做到了国外。

  创业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2000年刚刚到来,刘明辉的生意就遭遇到重创,严重的霜冻天气,把5000余亩的咖啡园全部毁了,唏嘘和质疑声不断,在大家都以为他就此垮下去的时候,刘明辉靠着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决定一切从头再来——面对5000亩的荒山,重新购置种苗,理顺管理,以每户为单位将咖啡基地分包,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不以牺牲品质为代价,坚持人工采摘、只挑选成熟的饱满的咖啡豆,这种方式看来效率较低,但他对品质的坚守却赢得了欧美客户的信赖,并与世界咖啡巨头星巴克建立了合作关系,获得了长期为其提供云南的小粒咖啡的机会。

  星巴克公司非一般公司能比,对种植标准,特别是肥料选用上要求严格,如此挑剔的顾客,让刘明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一棵咖啡树每年需要5 公斤的有机肥,一年需要1200吨,他光投在有机肥的费用就高达1200多万元。这还不算运输和人工等费用,有什么办法来节约成本呢?经过不断摸索与尝试的他决定承包经济不景气的国营牧场饲养肉牛,这样既可以解决有机肥问题,又能够为自己旗下的6 家“爱伲山庄”提供优质牛肉,多出来的肉还可以对外销售。

  随着刘明辉的种植技术和国际市场形势越来越好,自己的咖啡园种植不能满足迅速上升的需求后,刘明辉开始向农户收购咖啡豆,但他并不像其他同行一样,与农户签订固定价格的排他收购协议,通过收购价与销售价之间的差价获利。他有着自己的一套经营策略,根据每天的国际咖啡期货市场牌价,制定出根据市场价格浮动的合理收购价,收购的对象只选择市场上最优质的成熟咖啡豆。公司的利润来自于汇率差价以及政府对公司的5%退税优惠。尽管这样会导致议价能力不高以及毛利率较低,但是却能令他的产品永远保持恒定的水准,确立品牌优势。

  为了克服砍光山上的树和草,刨平土地以梯田方式种植咖啡树带来的抗霜冻能力低的弊端,他摸索出“雨林咖啡”的种植模式。高山丛林中的大树、草丛都保持原状,只是在树下挖出一个个土坑,种下咖啡种苗,既提高了土地利用率、节省人力成本,又能让大树和草丛为咖啡种苗遮阴、保湿、抗冻,枯萎的树叶还可以成为咖啡苗的肥料,不但保证了咖啡树的存活率,还让咖啡豆带上水果的馥郁香气,永远只坚持人工采摘,以确保其咖啡豆的成熟度以及质量等级。

  让刘明辉最骄傲的事情不是与咖啡巨头星巴克合作,而是以天然生态的多样性种植方式,培养出等级可以媲美蓝山咖啡的优质咖啡豆。爱伲集团普洱牧场山顶上闲置的一块坡地,被刘明辉认为是种植咖啡的天赐之地,因为这里平均海拔1500 米,高海拔地区的咖啡生长周期长,积淀了丰富的营养物质,风味、口感、品质一流,又正位于山的背阴面,适合咖啡豆的喜阴特性;而且山下牧场中产生的大量有机肥料,可以直接运到山上使用。2012 年1月14 日,有40年从业经验的世界顶级品控大师Jeremy Wakeford,在对200多种高品质咖啡鉴定后,给刘明辉的编号为160号的样品打了最高分:81.5 分。第一次收获,就交上了喜人的答卷。

  手机上看财富故事(扫一下吧):